快捷搜索:

李雪:《琅琊榜2》非蹭热度 对待数据要有平常心

  《琅琊榜》系列的导演之一李雪坦言,拍第二部并非为蹭热度。她还表示皇后梅婷不是傻白甜,只是眼界不够开阔。

  新浪娱乐讯 两年前,一部《琅琊榜》横空出世成为年度神剧,观众们既爱上了剧中的人物,也被胡歌[微博]等演员们圈粉。两年多后,负载厚望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开播,难免被观众拿来与第一部比较一番。《琅琊榜》系列的导演之一李雪坦言,拍第二部并非为蹭热度,“我们没有这种心态,我们还是本着要拍一个好戏的心态去工作。”

  此前,孔笙[微博]导演曾接受媒体采访,就目前《风起长林》存在的争议,剧情节奏偏慢、周播影响连贯性、收视平平、话题热度不足、“剧二代”难出彩等进行了回应。而这一次,李雪导演则就导演分工、人物演员、剧情解读等方面,与媒体进行了一次对话。

  《风起长林》开播后口碑上扬,但无奈收视与网播数据却未发酵起来。对此,李雪用《士兵突击》里李晨[微博]扮演的吴迪的台词来回应,“平常心,平常心。”

  李雪:我跟孔导基本上就是按照场景来分工,我拍这一个场景,把这个场景尽量拍完,如果有一点剩余的话,也是因为演员的时间档期,或者是场景使用时间的问题。因为这样的一些小问题,别的导演才会补个漏,或者拍最后一点剩下的戏。然后有一些小碎的散景就是谁有空谁拍,因为大家对剧本、对演员都掌握比较全面了。

  Q:据说莱阳侯府、荀府、乾天院等主要场景的戏份都是由你来拍摄的,在拍摄的时候针对不同场景有什么构想吗?

  李雪:这三个场景是我拍得比较多一些,孔导也拍了一点。好像莱阳侯府有一点戏是孔导拍的,大部分是我拍的,乾天院、荀府是我拍的。

  其实每个场景都是根据角色的主要性格(构建的),这是最着重考虑的。像莱阳侯毕竟是侯爷嘛,后来他又升了王爷,归置就不能太小,级别得高一些,内外景比较丰富。后半段可能出现那个水庭花园戏比较多,因为他结婚了嘛,家庭生活的场景丰富了一些。然后荀府是高官,又是首辅,文化感强一些。乾天院在场景上就有点玄乎,那些烛火,孔导的概念是像化学家在做实验,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加入了一些他做小障眼法、小魔术的东西,零碎、古怪的道具比较多。

  Q:荀白水是反派,但也会在“古代非典”发生时有担当,这个人物在设置上是怎么构想的?

  李雪:这个人物,孔导跟编剧通过剧本的塑造,包括拍摄当中跟演员的讨论,塑造得特别好。荀白水不是一个单面的人物,你不能简单讲他是一个好人或者坏人,他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大人,还是皇后的哥哥,等于皇亲国戚嘛,他于公于私都有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所以有时候他的立场也未必公立。如果以家人的角度他的想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荀白水的变化,我觉得很有意思,大家一开始觉得他是一个不太好的人,后来又觉得人物突然立起来了,大家再往后看,还会不停看到他的变化。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立体的人。

  李雪:萧元启的黑化应该说是他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跟萧平旌、萧平章、萧庭生三个主要正面人物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人生重大选择的时候,你怎么走好关键的几步”。我觉得萧元启就是没有把握好这个东西,这是一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的人。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可以先这样走,但是人生的道路,或者历史的选择不一定就给他重来的机会。他一个错误的选择导致了自己更大的、不可挽回人生道路的偏差。

  他不停有自己的反思也好,自己的犹疑也好,这条路他没有选对,后来也没有一个更有效、更有益的人生指导来在他身边,让他听取意见,这导致他最后不能回头的人生道路。

  李雪:我没太这样觉得。皇后还是有她的性格,和她身份的立场,她眼界开阔的角度和深度确实是有限制的。一个深宫的妇人,她的人生经历,她的学历、阅历,处事的手段和政治智商我觉得不高,但是我没有觉得她傻白甜。

  李雪:濮阳缨是不是太开挂,是不是梅长苏也太开挂了呢?濮阳缨打的是有准备之仗,其他人打的是无准备之仗,这个国家或者说整个的政治生态没有随时准备着要对付一个有那么坏的心机和比较完整的复仇计划的一个人。

  Q:跟郭京飞、梅婷[微博],包括吴昊宸等演员在沟通、处理角色的时候有什么故事?

  李雪:郭京飞是一个很有想法的演员嘛,他以前有一些比较逗逼的,或者喜剧的角色我觉得特别好。我本来说也要给他出一点这样的戏,我们俩也坐在一起讨论,这场戏你是不是可以蹲着?这一场戏开篇的时候他在小树林里,他说按我以前的演法是可以蹲着的,但是这次恐怕不行。我说也是,我就光觉得挺好玩,但是以他这个身份的话,还是不能实现了。

  梅婷是一个整体感比较强的演员,她喜欢一场戏,我给她提的要求是,这一场连跑带走,带停住,带发威的戏,一整条演下来,机器跟着她跑。她说这个设计让她觉得很愉悦。这是大家都很愉快的合作状态。

  昊宸虽然经验不是特别多,但是爱琢磨。他会很早跟导演沟通,对这场戏的设计,然后导演给他提出来的要求呢,他能够很快掌握,而且比较勇于去推翻自己。这就是一个年轻演员很积极上进的状态,我挺欣赏他这一点。

  Q:长林王与皇帝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关于皇帝要不要黑化在创作初期是否讨论过?太子和萧平旌的感情也会一直美好下去吗?会有变化吗?

  李雪:长林王和皇帝,就像《琅琊榜》的尾声那样,他们是从小玩儿大的俩兄弟嘛,比发小还要亲,他们是有血缘的嘛。好象最早还没有写剧本的时候,我跟海宴开玩笑说,应该第二部让萧庭生变坏蛋了,海宴说不行,我不喜欢,不写。好象就这么玩笑地说过,不算讨论吧。

  萧平旌和小皇帝的感情,肯定不会这么完完整整没有变化地延续到底,肯定有变化的。

  Q:第一部苏宅的日常是您主张拍摄的,轻松有爱的氛围缓和了凝重的复仇节奏,效果意外好。这次长林府的日常在设计上跟苏宅有什么异同?

  李雪:每一个导演,或者说每一组演员的搭配,他们对这种戏的理解和表现,我觉得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方式。还是那个例子,就像《父母爱情》和《琅琊榜》的日常戏,你说哪个更好?我觉得都很好。《父母爱情》孔导拍的嘛,我经常在看的时候就叫好,我觉得这个太有意思了,太好玩了。我体会不到的东西,他能抓住表现出来。真的是创作者对家庭,对人生,对爱情,亲情不同的理解和感受。

  李雪:魏玉海导演他以前是给洪金宝做过武行,后来做武指。他的创作理念,或者他的工作方式,有很多都是香港武打电影里面的创作方式。应该说他还是学到了一些香港武术圈里有别于大陆常规电视剧,或者传统电视剧的不同的工作手段和动作设计的理念。

  有的时候一组动作,画面会出现五到八根威亚,几个人动作一起做。这个难度很大的,周期也是需要很长的,几根威亚同时几个人在做动作,协调性要好,每个人的完成度都要高,耗时、耗力是非常大的。然后后期要把若干根威亚都抹掉,那也是需要特效部门做很多工作的。

  李雪: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士兵突击》里李晨那句话我觉得特别对,“平常心,平常心”,孔导老说的一句话就是“一部戏一个命”。《琅琊榜》我们也没想到大火大爆,我觉得《琅琊榜2》也是,每一部戏重点的是过程,我们是不是认真去经营这个戏,是不是认真去拍摄,是不是认真去做后期,我们是不是对得起这份劳动,对得起所有演职员他们的贡献,这个是最重要的。

  作为导演组来说,我们没有懈怠,我们没有因为第二部就胡来,好像是蹭热度,我们没有这种心态,我们还是本着要拍一个好戏的心态去工作。至于说结果怎样,我觉得那个要看市场,要看观众,要看当时的形势,也要看这个戏它自己的生命力有多好。

  李雪:这个事其实有时候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剧中琅琊山实景是雁荡山嘛,大家看到的雁荡山外景,我们尽量能做到丰富,但我们其实没有把雁荡山最险要、最好的角度拍到,为什么呢?因为太高,太远。我们曾经爬两个多小时的山,跑到山上去选景,选完之后大家很累很辛苦。但是特别可惜,耗时两个小时让大家扛着设备爬山,实在是有点不太现实。如果真上去的话,我们演员的拍摄时间会非常短,而且要拍到最好的光,可能要半夜爬山,那个是很危险的。这样代价太大,出了事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就放弃了。这里有些东西我们是左右不了,要屈从于现实。

  后来去雁荡山拍的时候,孔导说如果能在这个山上架威亚让人飞会更好,他说完以后看看旁边配合的武指,他们都很无奈地摇头,真的没有办法。

  李雪:这两天我们也在讨论和反思周播剧和黄金档、是不是会自来水逆袭,我觉得还是孔导那句话吧,一个戏一个命,我们用平常心对待吧。

  《琅琊榜2》的叙述方式和整个故事的架构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孔导说过,这个戏真的是得慢慢看,不能着急。他是以这样一种节奏和心态来拍这部戏的。静水深流,这个词不一定特别准确,但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慢慢看这个戏,你会点点滴滴地发现很多值得探讨、值得欣赏的一些细节。

  Q:孔导说他看的美剧都是您推荐的,能透露具体的剧目吗?这些对于我们的创作有什么启发吗?比如在长篇电视剧和周播节奏方面。

  李雪:具体的剧目我给他推荐的像今年的《毒枭》,还有关注心理侧写师的片子,具体我记不清名字了。就是一个年轻的探员去采访那些杀人犯的片子。我觉得美剧肯定都是我们喜欢的节奏和拍摄方式,我们尽量在这方面吸取营养和特点。但是美剧题材的不受限其实还是占挺大先机的。

  周播剧这个事我不大敢触及。我倒不是说要拿《琅琊榜2》作一个示范,中国观众的观剧习惯,希望能每天挂着心思去看剧情发展,尽快看到一个扣一个扣解开,看到人物的命运,我觉得这个心理习惯也是挺难更改的,离周播剧的距离还是挺大的。

  我们现在制作的方式恐怕也不是完全用周播剧的方式,要专门针对周播剧的话,我觉得不宜太长,不然观众会疲惫,会自然流失。(夜紫紫/文)

TAG标签: 李雪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